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手机

IMS正在从智能网中吸取教训0

手机
来源: 作者: 2019-03-13 13:56:48

IMS被奉为一种使运营商能够快速、轻松地推出新服务的平台。其倡导者认为,其标准化环境将打破应用程序开发商的各种门槛,为运营商创造无数的服务以提高他们的每用户平均收入(ARPU)。

听起来耳熟?

应该耳熟。大约在20年前智能络刚出现的时候也做出过同样的承诺。现在的问题不是IMS全面部署之后能否取得一定的成功。而更多地在于成功的程度,以及是否与最初的宣传相符。

从这个意义上说,尽管基本技术大有不同,但IMS到目前为止仍在紧步智能的后尘:大肆宣传众多赢利服务的预期。两者都天生复杂,并且都宣称没有服务创建环境方面的标准。

除非情况有所变化,否则同样的挑战将导致IMS与智能类似的命运:五到六个广泛采用的应用而已,而非当初预想的数不清的服务。BroughTurner先生将探讨智能和IMS两者在初期的类似之处,以及如果IMS继续延续智能的道路会有什么后果。另外他还将探讨其对于运营商、应用程序开发商、络设备提供商以及用户的影响。

呼叫控制

智能是随运营商为更好地控制新服务的开发和推出流程应运而生的。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引入智能之前,运营商被限制在使用某一个设备提供商的产品。因此,当他们想要增加一种新的服务时,就不得不求助于北电(Nortel)或者朗讯(Lucent)。这就意味着必须等待络设备提供商(NEP)来配置、部署、测试和推出该服务。运营商需要更大的灵活性。

智能基础设施定义了传统通话流程的触发点,然后利用7号信令系统(SS7)来传输信息和控制独立的计算机系统(称为服务控制点)。这就意味着新服务推出时可以独立于原来的交换机厂商,从而缩短推出时间,并在决定部署何种新服务方面赋予运营商更大的灵活性。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倡导者宣称智能是下一代络,能够提供众多超乎想象的新通信服务,并提供一种更加简单的方法来进行应用部署和管理。智能提供了至少五种“杀手级应用”,它们被广泛而长期地采用,分别是:移动性、800和900服务、语音电邮、预付费通话服务、以及回铃音。

那就是说,智能没有产生预期的成百上千的新服务。我们确实获得了多种创新,并且这些创新将成为未来几年我们通讯方式的重要组成部分。单移动性就比以前的任何电信创新更具全球影响。但是,广泛部署的成功应用仅占少数,无法兑现对智能潜力造成高度期望的初期宣传。

未如期交付的原因是一个关于技术的具有讽刺意味的真理。络复杂性在成就上述服务的同时也抑制了新服务的开发。使络具有“智能”是为了使不同的节点能够基于标准协议发送和接收信号,但这样做必然使络更趋复杂化。络越发展(如:拥有更多的互操作节点和交换机、或者更多的协议),它就越复杂。

增加一种新服务的第一步是要进行全面的回归测试。保证新服务不仅按照预想的情况运行而且不影响其它服务,这是一项费时的任务,可能花费数百万美元。对于许多运营商来说代价太高了。如果他们没有看到市场能够回报新服务的初始费用并支撑其收入,那他们没有理由去冒这个风险并花费这些资金。这种障碍最终限制了智能在我们目前拥有的服务之外继续成长。

IMS的初期步骤

IMS已经走上了智能初期的老路。

首先是大肆宣传。IMS承诺提供一种平台,在这个平台上,运营商能够基于会话发启协议(SIP)和实时传输协议(RTP)标准以及开放式接口规范,部署无数的创收型新服务。前提是提供对会话的精细控制,这样运营商才能够保证每个会话的QoS(和计费)。这样做就能够实现视频共享等应用,这种应用需要合理稳定的最小带宽来传输视频流。

IMS进行技术推广时,声称能够实现无线一键通(PoC)和视频共享服务中的视频部分(通话中的语音部分则采用现有的语音技术),所以固定——移动融合(FMC)将采用具备语音通话连续性(VCC)技术的IMS。但如今,大部分已部署完毕的FMC项目实际采用了前期IMS(pre-IMS)技术,例如:通用移动架构(UMA)。甚至到移动络能够提供即时消息(IM)服务时,IM仍将依赖于pre-IMS标准,至少目前如此。

行业预言者认为的IMS成功案例包括:IMS语音和视频,语音/多媒体统一消息,游戏和共享文件夹/同步数据等互动应用,视频会议,IPTV/IMS服务混合,以及企业路由服务。

到目前为止,实际部署的IMS应用非常少。

互联智能

我认为,与智能的经历一样,IMS基础设施的内在复杂性可能限制其主要应用的数目。试图给互联增加智能和精细控制,结果将极大地增加其复杂性。通过互联,设备之间能够直接互连。而通过IMS,设备需要请求络提供与其它设备的特定连接。

当IMS系统上的SIP代理接收到来自于呼叫方设备的信号时,会话即在IMS基础设施上开始。该代理服务器通过一系列的服务器来传输信息和控制,这些服务器能够确定被叫方是谁、这个人在哪儿、以及是否有足够的络容量来提供所需的带宽和时延(如视频共享会话)。所有这些在通话或会话接通前发生。在关闭会话时,同样的系统还将保证通话结束后的准确计费。

这种对会话更有力的控制将导致复杂性增大和成本提高。这就意味着:除非IMS被创收型新应用验证,否则传统的语音技术不会采用它。IMS的成本高,而潜在的省钱能力一般。那么,为什么运营商在他们现有的语音络正在创造收入而且运营良好的时候需要冒这个险花这些钱呢?只能让潜在的新收入来源来说明部署IMS的正确性。

缺乏标准的服务创建环境是IMS和智能之间最后的相似点。IMS标准定义了一种标准的通信络,可潜在支持各种应用。但IMS无法提供服务开发或服务部署标准。关于应用开发商可能用于创建新服务的应用编程接口(API)、数据库、编程语言或其它工具,IMS只字未提。

相反,服务部署平台厂商却提供这种开发支持。因为API仅兼容特定设备厂商的系统,所以开发商只能创建适合特定设备提供商的应用。因此,运营商被迫采用专门的IMS服务部署平台。这反过来又将减缓其采用,如同智能一样。

为了获得成功,并比智能更好地遵守承诺,IMS需要至少一个极大成功的创收型部署项目或多个一般成功的部署项目,向其它开发商和运营商证明IMS能够创造收入。这样能够产生一种滚雪球效应,并实施IMS倡导者最初梦想的那种开发。但是,除非这样的标杆出现,否则IMS服务开发、部署和采用只能缓慢进展。这可能需要10年时间。

什么病会导致经期延长
神经衰弱多吃什么水果
皮肤干燥起死皮怎么办
咳嗽厉害怎么回事
大腿肌肉酸痛原因

相关推荐